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2 09:02:03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干城1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IT产品上对印度的出口量很大,市场占有率也很高。“无论是网络产品还是手机终端,包括电信设备,估计将在此轮印度本土化政策下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此外,中国的机电产品、化工产品、原料药等也可能会被印度下杀手。“但是印度能不能通过自主生产实现自给自足,这值得怀疑。”8月1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剖析了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原党委委员、巡视员索朗群佩(正厅级)严重违纪违法案。文章披露,2016年初,不法人员尼某某为首的敲诈勒索团伙以掌握索朗群佩出入娱乐场所的照片、视频和部分违纪事实为要挟,对其进行敲诈勒索。

                                              路透社表示,事实上,在过去几个月里,印度政府已经宣布了与生产相关的激励措施,以鼓励电子产品、医疗设备和医药产品的制造,同时限制中国同类产品的进口。据《印度时报》11日报道,印度政府正考虑对包括笔记本电脑、相机、纺织品及铝制品在内的近20种产品增征关税,同时对部分钢铁制品实行进口许可,此举被视为印度对中国进口产品实施的最新限制措施。另一方面,印度自中国的进口额自6月以来已经连续两个月上升。

                                              报道称,自身不硬的索朗群佩唯恐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暴露、政治生命受到影响,便抱着拿钱消灾的侥幸心理试图了结此事。他授意唐某某(工程承包商)通过转账或现金等方式满足尼某某团伙要求。

                                              侥幸只是一时、不可能一世。根据群众举报,自治区纪委监委对索朗群佩有关问题线索开展初核,并于2019年5月对其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对于此事,焦作市山阳区警方也有证实,但暂未透露详情。

                                              索朗群佩,男,藏族,1958年10月出生,西藏浪卡子县人。

                                              索朗群佩涉嫌受贿一案,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林芝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林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目前,法院正在审理中。

                                              经查,唐某某经常与索朗群佩一起吃喝玩乐。“一年至少五六十次,其中多是索朗群佩主动要求的,每次的花费都在一两万元。”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有时唐某某不在场,索朗群佩甚至还要求他转账买单。”除此之外,索朗群佩还以手机断线、摔坏等理由向唐某某索要手机7部,总价值8万多元。

                                              通报指出,索朗群佩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宴请及高档娱乐活动安排;违反廉洁纪律;违反工作纪律,插手、干预工程项目招投标。索朗群佩上述有关行为,亦构成职务违法。索朗群佩利用职务便利以及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承揽工程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报道指出,拿钱消灾确实保证了索朗群佩一时的安全,但代价高昂。2016年9月至2019年间,为满足尼某某团伙胃口,索朗群佩先后27次安排唐某某支付给尼某某人民币400余万元。